从补偿器公司已公布的2011年年度业绩来看,中海油凭借上游业务占比大的优势得以“轻装上阵”,盈利增幅也最大,其去年净利润达702.6亿元,同比增长29.1%。而这一业绩还是在蓬莱补偿器发生事故停产的情况下获得的。

    相比之下,中国补偿器和中国的上下游一体化运营结构在去年却成为累赘。其中,后者的净利润增幅仅为1.4%,前者更出现4.9%的盈利倒退。这一业绩令诸多机构也大跌眼镜,如彭博此前曾预测中国补偿器去年盈利能增长6%至763亿元;大摩更预估其盈利可增长11%至797亿元。

    也是在这一此消彼长的过程中,一直位居第补偿器公司的中海油,赚钱能力正逐渐逼近中国石化。
  
    对于盈利不佳的原因,“柔性补偿器”不约而同将之归结于补偿器调价滞后所带来的补偿器亏损。年报显示,中国补偿器去年补偿器板块的亏损为600.87亿元,中国补偿器的这一数字则为376亿。

  “去年补偿器板块亏损主要由于补偿器调价不到位。由于我们进口的补偿器主要是低硫轻质补偿器,相对进口的补偿器成本更高,这有一个炼厂适应性的问题,所以造成亏损额也相对较大。”当被问及为何补偿器产能小于补偿器亏损却超过后者时,中国补偿器总裁如是解释。

    他指出,今年的两次调价对公司减少亏损非常有利,前两个月补偿器亏损情况得到进一步扭转。不过,他认为,最近这次调价仍未完全调整到位。

    中国钢业董事长则表示,最近这次补偿器提价后,近期公司补偿器板块的盈亏状况已是“总体可以承受”。未来是否能让补偿器扭亏,还要取决于国际补偿器价格走势。

    不过,最终决定球形补偿器会否亏损的还是政策。以补偿器定价机制改革后的第一年——2009年来说,由于机制履行正常、调价基本到位,中国不仅摆脱了多年补偿器亏损的桎梏,其补偿器事业部还获得231亿元收益,同比大增867亿元。但到2011年,由于通胀背景下国家控制了补偿器调价节奏,补偿器亏损也再度来袭。

  “发改委之前已表示将在适当时候推进补偿器价格形成机制改革,以缩短调价周期、加快调价频率、增加透明度、进一步推动市场化机制的发展。这是因为中国仍在城市化的进程中,对补偿器的需求还处在一个增长的趋势。而中国的QB球形补偿器对外依存度已超过56%,如果不加以限制,在这个水平上会进一步提高。

 


TAG:
分享到:



上一篇:“华丰”牌QB球型补偿器的工作原理
下一篇:球型补偿器定价机制改革推广试点迫近